河洛网首页 新闻 关注 房产 汽车 教育 健康 婚庆 家居 旅游

| 娱乐

娱乐 体育 财经 科技 人工智能

虚拟技术正在改变着娱乐圈的生态

来源:光明日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1-25     发布人:洛阳新闻网

【文艺观潮】

虚拟技术正在改变着娱乐圈的生态

几年前,业界还怀疑虚拟偶像只是表演噱头,但现在现实偶像艺人开始学习如何与虚拟偶像合作竞争; 几年前,观众“嘲笑”虚拟偶像的粗糙和呆板。 “粉红色的假人”虽然有心理障碍,但给我们带来了现在难以分辨虚实的追星体验。 市场调查机构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将达到34.6亿元,同比增长70.3%,预计2021年将达到62.2亿元。 虚拟偶像周边市场规模2020年为645.6亿元,2021年约为1074.9亿元。 48.9%的被调查者表示虚拟偶像和现实偶像的支出基本相同,37.6%的被调查者表示虚拟偶像的支出更多。 虚拟歌姬、虚拟博主、虚拟模特……虚拟偶像已经扩展到我们的数字生活场景中,与其他数字虚拟产品一起构建了与现实世界平行的“元宇宙”。 但是,从“纸片人”到全息图,他们给予参与者的只是“虚假的完美”吗? 由此引发的技术伦理是什么? 这些问题对青少年会产生什么样的价值影响,亟待研究。

虚拟偶像活跃在各舞台上

虚拟偶像是基于语音合成、虚拟现实、增强现实、人工智能、全息投影、实时传播等数字技术设计制作的虚拟偶像明星,在技术和运营团队的指挥下,像现实艺人一样在线和在线 虽然许多虚拟偶像已经脱胎换骨为动漫和网络游戏角色,但它们不仅存在于虚构的故事中,同时也是活在现实世界中的“公众人物”。 比起和围棋高手打智商仗的“阿尔法狗”,虚拟偶像更依赖于演艺和形象的魅力,人格化和社会化程度高,粉丝号召力强,因此二次元乱舞的“纸片人”会迅速冲破次元的壁垒。 随着虚拟现实技术向文化行业的渗透,各资本和平台纷纷加入“造星”,参与了这门“2.5维”新课程的竞争。

聚焦娱乐圈,虚拟偶像活跃在综艺派对、选秀节目、个人演唱会、音乐厂牌等娱乐圈平台。 《洛天依》《乐正绫》在央视春晚和地方卫视晚会登陆,《翎ling》《richboom》参加选秀节目和真正的艺人同台竞技,还有叶修、《无限王者团》、AYAYI在网上、音乐、电竞

业务能力强,人不破房子,能专属陪护

正如二次元与现实世界是互斥的、同步的,虚拟偶像是瞄准真人偶像的劣势而诞生的,它成为参与者对理想艺人、理想自我的镜像投影。 首先,技术完美主义造就的虚拟偶像,失去了现实中艺人的“颗粒感”,但无论是唱歌不出声、跳舞、拍照、脸部老态、感情失控、角色都没有崩塌。 对娱乐企业来说,虚拟偶像具有更好的产品可控性,成为治愈行业“偶像失范”焦虑的新流量配方。 对粉丝来说,虚拟偶像成了偶像崇拜的“理想国”。 在这里,虚拟偶像团体的成员不仅精通各种各样的音乐才能,而且个性鲜明,还参加了动物和机器人,成为了异类之间的万能乐队。 虚拟歌姬经过从“电子合成音”到“人声AI混合处理”的技术迭代,声线更具专业性和亲和性。 随着3D全息投影技术的飞速发展,那些炫目的、空灵的演出场景构建了独特的超现实的沉浸式视听美学。

除了可控性之外,虚拟偶像在身体造型、技术支持和版权授予三方面都具有强大的可提供性。 粗略的开源出厂设置将成为各路设计大师和玩家理想的“原素材”和“创意池”,完全符合青少年受众的“脑补”、“二次创作”等消费诉求。 为了音乐写歌录像,网民们把海量的插图、舞蹈、翻唱、服装、化妆都注入这个肉体,并按照自己的想象捏造出来加以补充。 正如粉丝所说,“用自己的手给了我自己灵魂的一部分”,形成了“相遇、告白、和睦相处、维系”的偶像培养之路。 根据观众调查,“专属”和“陪伴”是虚拟偶像价值的热词。 这样,虽然现实偶像也和粉丝日常交流,但虚拟偶像中增加了身份中介和假设的场面,反而似乎星粉交流的轻松和选择性更高了。 粉丝说:“我喜欢那个。 因为那不是真的。 ”综上所述。

在人工智能与万物互联日益常态化的今天,参与者都知道自己追捧的形象不过是“机械公主”,但为什么还乐在其中呢? 其深刻的理由是虚拟偶像将自身媒体化、平台化。 通过IP化经营,虚拟偶像在音乐、游戏、文旅、教育、气象、广告等多个行业场景中可以担任表演者、主持人、主播、代言人。 在业内探索合适的故事和叙事模式的情况下,虚拟偶像将作为实际存在的歌手、演员或“网红”进入(回归)电影电视剧。 毕竟,虚拟偶像行业追求的不是“真实”,而是获得嵌入超现实美学滤镜的稳定寄托、创意皮袋和社交载体。

让虚拟偶像成为先进青年文化的代言人

拾起现实的甜蜜果实,斩断现实的腐朽叶,虚拟的“偶像+伙伴”崛起。 如果模仿真实进行超真实的升级,就必须重视和反省虚拟偶像对参加者的影响。 价值观敲门后,我发现技术赋予虚拟偶像的不仅仅是天赋,还有原罪。

从参与者方面来说,虚拟偶像扩展了个人视觉、听觉、触觉等综合感受体验,更容易强化个人的心理沉浸和生理感动,加强了非理性的情感觉醒机制。 所以,一旦模仿者一步步僭越替代者,没有实际社会体验的参与者,特别是未成年人,就会加剧“谁是真实的”“什么样的感觉是真实的”的根本生存混乱,埋头于“虚拟即人生”,对社会的真实造成“信任的衰退”, 并且,未成年人在培养和支配虚拟偶像的过程中获得权力控制感,他们走上现实社会时,可能会产生心理落差和人格错位,从而诱发社会孤独感和虚无悲观主义。 而且,除了创意共享外,虚拟偶像的社交性还诉诸于心理传播和情感传播,因此也容易像真实偶像一样发生非理性的网络投票和对战。 由于这种“模拟的社会交往”被置于技术假设之中,星尘之间不再禁忌,被“放飞”,低俗超尺度的对话、造型、“福利”变得多于现实偶像的饭圈,有些虚拟偶像 另外,还必须注意将实际艺人走火、走光的互动表演替换为自己的虚拟点,防止缺德艺人转移到虚拟阵地回归。

从虚拟偶像的制造商和操纵者的角度来看,“技术中立”不会成为避风港,“这是假货”不是免罪符。 实际上,虚拟偶像后台的真人演员“里面的人”还有算法逻辑,是以非常真实的流量为目的经营的。 如果在“绝对零度”的技术上加上功利化的资本,虚拟偶像不仅容易成为没有道德伦理束缚的人偶,还会成为“热点”,成为传播不良价值观、规避法律规制的意见领袖。 此外,一些虚拟偶像的广告代理商并不基于实际的产品使用经验,可能会导致消费者误解和欺诈。 所以,虚拟偶像的制造商不可能在粉丝玩“氪石”的时候营造其真正的亲近感,而是在涉及社会责任的时候鼓吹其虚幻的无害性。

曾经,虚拟偶像是二次元的空中花园,现在成为融合多元文化的新平台,映射着“z世代”人们偶像消费的媒体使用喜好,因此要抓住机遇,虚拟偶像 例如,年轻人对虚拟偶像的态度,不仅仅是看脸,还想看“活得有意义”(事业)。 为了给“事业型”虚拟偶像创造内容、补充角色,网民不断与虚拟偶像共同创作和生产,形成了一个个的创造社区,引发了青年群体创新的创业基因和热情。 另外,越来越多的主要文化阵地上,从央视五四青年节特别节目虚拟主持人“晓央”到行走在清华园的虚拟学生“华智冰”,都出现了体现年轻人审美趣味的虚拟偶像。 从演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“羿陵”,到与我国宇宙英雄一起表演太空宇宙科学技术的数字女宇航员“小诤”。 虚拟偶像除了推动泛娱乐产业跨界水平提升外,还在文化遗产继承、科技兴国、知识服务、城市形象构建等诸多方面有效融合了主流文化和亚文化,为相互学习、积累、交流的社会共同体的构建起到了桥梁作用 目前,我国虚拟偶像产业已经经过海外引进和本土化进入细分阶段,对其内容、版权、媒体伦理亟需制定相应的监管政策。 文艺工作者对虚拟偶像的价值引领和使命赋予更不可避免的责任。

(作者:徐海龙,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)。

“忘记你,记住爱情”侧写描绘了年轻人的爱情状况 新华社3月19日电爱情剧《忘记你,记住爱》今天正式播出,从3月23日起,将于周一至周三晚上20:00在腾讯视频和芒果电视上同步播出。 /format/jpg"> “忘记你,记住爱情”侧写描绘了年轻人的爱情状

早起,喝茶唱主角,广东人吃早茶有什么特色?中新网4月25日在深圳卫视播出了广东式早茶系列短视频《粤菜大师叹早茶》。 节目共有24期,每期5分钟,以“广东料理文化”中深受大众喜爱的“早茶”要素为中心。 早起,喝茶唱主角,广东人

较大的悬念又有了新的变化,谁能成为下一个《隐秘的角落( TheBadKids )》?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24日电(记者任思雨) )最近,悬疑剧成为银幕热门。 较大的悬念又有了新的变化,谁能成为下一个《隐秘的角落( TheBadKids )》? 迷雾剧场相继推出4个新的悬念,演员阵容包括段

佟丽娅回忆拍摄了《革命家》的过去,感谢张瑠文的交流中新网北京7月5日的电影《革命家》近日上映。 近日,该片导演管虎、总制片人梁静、导演徐展雄、主演张颂文、佟丽娅一起出现在北京邮电大学,分享了拍摄中令人感动的细节。 佟丽娅回忆拍摄

沉默了30多年的格吕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。北京时间2020年10月8日19点,瑞典学院宣布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现代著名女诗人露易丝·格吕克。 在颁奖仪式上,他说:“以她毫无疑问的诗意之声,朴素的美丽使个人生存具有普遍的意义。

免责声明:非本网注明“禁止转载”的信息,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;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给站长发送邮件,并提供相关证明,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。

热门标签

洛阳新闻网 | 新闻 | 关注 | 房产 | 汽车 | 教育 | 健康 | 婚庆 | 家居 | 旅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