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洛网首页 新闻 关注 房产 汽车 教育 健康 婚庆 家居 旅游

| 热点

新闻 热点 学校 高考 培训辅导

农村留守儿童报道:没有监护的女孩变得隐形

来源:河洛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12     发布人:洛阳新闻网

放学后,几个老人带着他们的孙子回家。孩子们的父母在北京和天津工作,每年回家一次。孩子们一年到头都由老人照顾。刘飞跃/照片

农村留守儿童报道:没有监护的女孩变得隐形

编者按

农民去城市生产留守儿童,这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。然而,中国特殊的城乡二元结构使得这个问题更加深刻和复杂。移民工人很难融入社会,他们的家庭也很难分开,这在世界上是罕见的。

三年前外出的6100万父母或两者都有,民政部和其他部门最近宣布外出的902万父母都是巨大的数字。许多留守儿童在没有家庭照顾的情况下成长,这是一种社会痛苦。

如果说农村父母与子女的分离是生计所迫,社会和个人都有其合法性,那么在我们成为“中等收入国家”后,政府的财政和家庭财产已经跨越了转折点,这种合法性正在弱化。保护儿童的权利应该超越经济发展的权利。

今年2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怀和保护的意见》,首次提出“从源头上逐步减少留守儿童现象”,“到2020年大幅减少留守儿童现象”。这份高标准文件还明确规定了该司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责任:民政部将牵头建立一个部际联席会议制度,以照顾和保护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。

可以预见的是,留守儿童问题正进入一个转折点。在这一点上,一方面,道路正在逐渐显现,人们可以回头看。另一方面,它面临着一个至关重要的挑战,需要紧急推动。自今年3月以来,本报已派出多名记者对这组全景报道进行了六个月的报道。我希望为这一世界级的现象留下记录,也希望它能有助于国家顶级设计的有效实施。

前留守儿童蒋能杰现在和他2.5岁的儿子住在村子里。2016年夏天,姜能杰坐在他的小农舍里,告诉中国青年报,中国青年报在线记者,他不会让他的孩子离开他。

蒋能杰是少数几个尽职尽责的抗议者之一。为了不让更多的孩子重蹈覆辙,大学毕业后,他成为一名独立的电影制作人,自费拍摄以留守儿童为主题的纪录片,他的工作室设在一个农村家庭。

蒋能杰的纪录片获得了各种奖项。2014年,《乡村小子》获得凤凰纪录片最佳长片奖。这部电影跟踪拍摄了几个留守儿童长达6年,其间蒋能杰最大限度地进行了公益互动,但到拍摄结束时,留守儿童的命运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。

最新的调查证实了江泽民的感受。中国目前有902万16岁以下留守儿童,他们的父母都是农民工。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2013年的一项研究估计,超过6100万留守儿童的父母一方或双方都在国外工作。

英国广播公司电视台在采访了村里孩子的父母后评论说,农民为中国的现代化做出了巨大的牺牲,包括牺牲他们孩子的童年。现代化是一把双刃剑。过去,它对农村和农民的伤害更大。看完《乡村小子》后,一些观众在电影评论中写道:“应该颠倒过来。救救孩子。”

事实上,受伤的不仅仅是这些孩子,还有整个社会。20世纪90年代,有一代留守儿童成批出现。没有父亲或母亲的人约占同龄人口的五分之一。这一群体中相当一部分人有心理阴影,这是全社会的一种隐性疾病,其负面影响正在逐渐显现。

更令人担忧的是,留下的第二代人也出现了,这可能会形成代际传递。“如果我们在需要调整的时候不调整,如果我们在需要调整的时候不反刍,这肯定会导致更大的未来麻烦,”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专家警告说。

蒋能杰记得,他看完《留守儿童》后,曾和观众吵过一次架。观众站起来问问题,理所当然地说,“我应该交税。你应该把这部电影给官员们看。”江能杰告诉他:“你一点都不好。如果他们的孩子有问题,也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孩子。”他有些激动地说,“在一个不完善的体系下,没有人能忽视它。”

社交痛苦

江能杰房子的黄色建筑位于村子的最前面。“名声在外”大楼一楼有一个食堂,二楼有一个图书馆,收集各方的捐赠。现在它已经成为村里孩子们的新聚集中心。

姜宁杰和他的助手是村里罕见的年轻人。这个村子比蒋能杰小时候还要大/[/k0/。最初,在这个多山的湘南村有1700多人,但其中900多人外出工作。其余的是老人和孩子。目前,该村十个孩子中有八个落在后面。江能杰本人就是其中之一。当他上小学四年级时,他妈妈去南方工作。十年后,他的父亲也去了广东,成为了一名建筑工人。

1984年,江能杰出生前一年,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农民进城定居的通知》,以缓解农民进城务工的差距。次年,全国农民工人数突然超过2000万,是改革开放初期的10倍。同样在1984年,中国的粮食产量从1978年的3亿吨增加到4亿吨。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,剩余粮食的供求首次出现波动。

这是实行“一体政策”带来的生产力解放,但也对农业人口产生了挤出效应。许多研究人员认为,这是放松城市政策出台的一个大背景。

20世纪90年代初,城市的风吹到了江能街所在的湘桂边境的一个小村庄。江的父亲记得,大约在1994年,到村子里去工作的人数开始增加。到1996年,江的母亲也搬到了南方,在广州的一家玩具厂工作。

城乡收入差距急剧扩大。从1985年到2006年,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从1.73: 1增加到3.27: 1。这个差距足以把农民的血肉分开。

在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中,农民的实际税费有所增加。与此同时,随着人民公社制度的解体,农村福利制度跟不上新的福利制度,农民的教育和医疗负担也增加了。从1994年到1996年,农民基本上不赚钱耕作,有些人甚至倒扣钱。

一年,当江能杰的妈妈回家过年时,她11岁的儿子在吃饭时说:“我在你8岁之前就出去了。我甚至没有得到母亲的爱。”“我很难过,眼泪会掉下来。我说,我在外面为你赚钱。”江能杰的母亲回忆道。

农民迁移到城市,导致留守儿童。各国都这样做,“但是中国和其他国家最大的区别是户籍制度。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拉纳·弗劳尔斯(Rana Flowers)告诉记者,这使得中国留守儿童问题更加深刻和复杂。

中国的城市户口附属于许多社会权利,如住房、医疗和教育。如果你不是城市居民,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限制,这将使你无法停留。特别是,儿童教育已经成为城市控制的重要手段。因此,城乡分离成了许多工薪家庭无奈的选择,也催生了无数血肉分离的痛苦记忆。

问答网站智虎上的一篇10,000字的帖子讲述了留守的故事,到目前为止已经收到了3,000多封称赞。作者写道:

每次我从城里回来,我都要花一周的时间来愈合伤口。我一直在哭,很多次我的心疼到不能呼吸。安静地吃饭时,我忍不住啜泣。这将导致我祖父大发雷霆。他可能不明白或者对此无能为力。

有一次我父母说他们会回来看我。从我得知这个消息的那天起,我坐在院子里,看着路上的公共汽车。当我注意到公共汽车似乎在减速时,我屏住了呼吸。当它在我面前经过时,我的心充满了失望。然而,在我迈出几步之前,它似乎停止了,我重新燃起了希望。但最终,不是我父母下了车。这种情绪波动经常折磨10岁以下的孩子。

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回来看我。我总是在晚上拥抱妈妈,问她太阳升起的时候是否可以再呆一会儿。她说只要我把课文背熟,她就会回来。

因此,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就把语文课本中的每一篇文章都背熟了。然而,她没有回来很多次。

有一次,我哥哥的生日以一场大雨为标志。当我早上去学校的时候,爷爷告诉我,我的父母今天会回来。我记得那天中午的最后一节课是测验。我尽力做了测试,提前交了论文,冒着大雨跑回家。然而,当我回来的时候,我的父母刚刚和我哥哥一起离开。我追着车跑,边跑边哭。这种感觉真的太痛苦了。

谁不想把孩子带走?事实上,相当多的移民家庭试图让他们的孩子住在城市里,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,成为了“回归的孩子”。根据公共福利组织咕噜姆营(Gollum Camp)的统计,目前22.5%的寄宿学校已经返校。

"来回拔河实际上给孩子们带来了更多的心理伤害。"专家写道,“那是更深的痛苦!”

第一个醒了

2014年7月